当前位置:主页 > 文艺创作 >
一棵松散文力作推送:《百万年历史的再现》
浏览: 发布日期:2019-10-07

  百万年历史的再现

  文/一棵松 编辑/磐石

  我们从美国的拉弗林一路东进。沿途上,忽儿松林穿梭,忽儿雪花盖顶,忽儿沙丘茫茫。这里属于半沙漠地带。偶有烟窗四五家,但由于缺水,所以人迹罕至。沿着科罗拉多高原南行,便是科罗拉多大峡谷的南段。科罗拉多大峡谷,分为南、北、西三个区域。北区尚未开发。西段为印地安人占据,美国高度民主,国内少数民族独霸一方,国家也奈何不了他。那年印地安人与国家打官司,说政府接管不力,使印地安人蒙受损失,迫使政府赔偿5亿美元,才了却此事。所以目前科罗拉多大峡谷能够开发的线路也只有南段了。科罗拉多大峡谷,横跨美国犹他、科罗拉多、新墨西哥和亚利桑那州等2000多平方公里。其中科罗拉多大峡谷总长446公里。它如卧虎藏龙般,卧藏在科罗拉多的高原上,桀骜不驯。马瑟山,北临科罗拉多大峡谷,其参差座落的美国松,把山丘盖成了一座绿体。环境的恶劣,使松林以其扭曲延伸状,彰显它的苍劲与古老。当局因地制宜,以山为园,进行人为点缀。从而林中有景,景中有道,造境于谷。当我们一行40人,穿越山林,走向峡谷时,林中道路如网。为了误入岐途,行前导游特地在一个标志牌的顶端,置放了一块石头。后说:“出来时,摸着石头过河。看到这石头,一直往下拐,便可找到出口了”。但不知是那位捉弄者,特将那石头取走,弄得我们如瞎子摸虾,在山里折腾了半个多小时,就是找不到出路。后来我们登上制高点,以声传情,才使我们在迷宫中走了出来。老鹰崖?刚把脚腿伸进这里,便有人突然高声地疾呼。科罗拉多大峡谷终于给了我们第一印象——险!为便于多角度观景,当局在谷口处分别设置了雄鹰觅食;虎跃龙门;猿猴探月;腾云驾雾;浪里行舟等观景点。不同的方位,给人绘制的,是不一样的大峡谷。雄鹰觅食,以雄鹰高飞的俯瞰,恍如卧虎藏龙般,把科罗拉多高原切割两半。处于南北走向的峡谷,以其平隐的走向,把科罗拉多高原切割成东西两大块。经历百万年的暴雨冲刷,而发生的泥石流,从而成就了科罗拉多大峡谷的今天。一眼望去,与蒙蒙胧胧的天体连结成一线,构成了天地一体化。科罗拉多大峡谷平均宽度16公里。估计眼前至与对岸的距离,不下于20公里,一眼望去朦朦胧胧。山体的坍塌而向谷底沿伸的体斜,由于山水的冲刷,而出现许多沟壑,从而把崖壁切割成如菇墩、石岩、石柱,屏障等。从而老鹰崖、渣滓洞、蜂巢窝、骆驼峰、燕子岗、熊行大地,虎跃龙门、双雄争峰等,挂壁而立。从而造景于壁,使崖壁生辉。从而续演了百万年的原生态。虎跃龙门,尽显大峡谷的峻美。我们借助一条断颈的龙脉,手脚并用地往上攀越,最终登上了虎跃龙门观景台。举目望去,在一片乌蒙蒙天气下,把峡谷罩成了深灰色。眼下是峡谷崩塌后出现的一个大窟窿。基于其内的景致若明若暗,时显时现,隐隐约约的,恍如困在笼里的百兽,以其放虎归山的奢望,在那里擦眼互望,察看个究竟。藏在其中的山鸟,被困了一休后,现在又面临着阴雨与潮湿的天气,于是以其喔!喔!!的哀叫,向大地诉说着它的悲怆与遭遇。浪里行舟,尽显其险,美往往保存在险景中。我们沿着崖壁而上,在一条断崖中,向外延伸着一道平台。从远望去,恍如蚁群簇拥蜂蜜那般,簇拥着密密麻麻的人群。我们沿着那条一线天,往那里登越时,两边是千米的深崖。于是我们一边手压嘭!嘭!!跳动的心胸,一边以脚试路,在探着前行,生怕一知足成千古恨。观景台,距离岸边约20米。看似后无依,边无靠,恍如大海漂泊的孤舟。在平台的正前方,一道恍如屏风的山体,从谷底矗向了平面。它的四周,是山体滑落后留下的残体,如峰,如柱,如笋,如菇,从四面簇拥着这一屏风,从而支撑着它千年的不倒。屏风下,一条江河,以一个“U”字型状,从它的身边环绕而过。河水悠悠,而流向了远方。这与我国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大拐弯,有着几分相似,但与雅鲁藏布江大峡谷大拐弯的壮观比,这里则妙小了许多。

  猿猴探月,以回望式观景,壁中之美恍如壁画。在一个斜体上,当我们以脚探路,沿着斜体,向下登越时。一条躺在悬坡上的古松,看似风烛残年,卧床不起。她的一截被泥土掩埋,而它的尾部却向上微微抬起,作出暮里求生状。在长出数米后,以其残枝败叶彰显着它的屈强与不老,千年不老松就这样生成。我们沿着斜体,登上了猿猴探月平台。当我们以一个猿猴探月之势回望时,崖壁边,犬牙交错状的悬壁,经过大自然的鬼斧神工,而打造成层峦叠嶂状,然后夹着一条条深不见底的巨谷,向下垂挂着。在悬壁上,其弯曲延伸的纹路,记录着从寒武纪到新生代的万年岩历。灰的、红的、褐的、黄的等岩层,把悬壁打造成五彩缤纷状。年代的不同,而以不同的纹路色彩进行标记。恍如大树的年轮一般,环环相扣。沐浴在阳光下,依着太阳光线的强弱,忽儿呈蓝、忽儿呈棕、忽儿呈赤,忽儿变红。其五彩缤纷,苍茫而迷幻,宛若置入仙境。因此被称为“活的地质教科书”。在崖壁的上方,时而松挂崖壁,时而飞雪悬崖,而呈出了雾里看花状。其无穷的变换,尽显大自然的多彩。腾云驾雾,雾里看花,朦朦胧胧尽是美。我们透过不断转换的沟谷往下看,在隐隐约约中,一条如蟒的谷水,以其蜿蜒的身躯在往下延伸。这时正值四月天,谷水深浅不一。有时水深如潭,有时浅不足米。在一个号称为瓷潭的谷段,它面壁四周,其壁如瓷,从谷底向着顶面呈垂直状,瓷潭因此而来。谷沟曲折幽深,其流如蟒。在绕过了一弯,我们与后来者断联。我们以声转情,回音嗡嗡;以竿撑舵,其水咚!咚!!大峡谷以每千米150厘米的比降,激流奔腾,而成为冲浪者的天堂。其清,其脆,其壁,其激,吸引游者无数。壁中攀行,直入谷底,美在腹中。由谷面进入谷底,有两条通道可供选择。即天空步道与吉普小道。但需要提前7天申请,否则无路可行。谷底的挤迫,再加上需要对生态的保护,所以每天只允许120人进入,这是当局行使管理的一招。从谷面到谷底的1200多米的距离,一个来回就需要两天。所以有计划地进入,便成为了上限。从谷面进入谷底,只能靠脚腿之功。这里既有羊肠小道,也有在崖壁中攀爬。路面,石子滴溜溜地,90度的垂直急弯,必须手脚并用,摸爬滚打便成为了常用。一不小心,恍如承坐直升飞机般,直滚谷底,粉身碎骨在候着你。不过,道路两边的扶栏,可保你一路平安。一旦进入谷底,习习凉风,脊背被窜起阵阵的清凉,也是够惬意的。谷底的清凉,风源来自于谷底。那些摇摇欲坠、块块垒垒、如积木般的岩层,大绳扣似的科河大回弯,亦真亦幻的壑影,只有亲临其境,才获得如此亲切体验的机会。大峡谷,覆盖着不同年轮的岩层与巨石,但也不可避免地出现山体滑坡的现像。科罗拉多大峡谷,就是万年滑的记录。在我们的行进中,悬崖边一条绳子横拉在一个入口处。上面挂着一个中文大牌“危险!不准跨越”,证明险情迫在了眉梢。科罗拉多大峡谷,源于科罗拉多的长期冲刷。它不分昼夜的奔流与狂奔,有时开山劈道,有时让路回流,有时飞沙走石,有时滴水横流。在主流与支流的上游,早已刻凿出了林林总总的大峡谷,最后在流经凯巴布高原时,终于形成了大峡谷的奇观,从而记录了550至250万年前,古生代以来的地质历史,因此自称为"峡谷之王"。但与我国的雅鲁藏布江大峡谷比,仍够不成老大。今天,我们进入了科罗拉多河大峡谷,也算是一次天赋良缘的机会,终于看到了大自然的又一奇景。进入科罗拉多河大峡谷,一天走完它历史的百万年。虽然是走马观花,但感触良多。

Copyright @ 2011-2019 zswjsb.com 钻石园林网 All Rights Reserved.版权所有